龙8娱乐官网

无障碍说明

从最佳搭档到互相伤害 邹市明和盛力世家为何反目为仇

[摘要]邹市明与盛力世家的合作,曾经令人艳羡!可最近双方却先后发表声明将对簿公堂,曾经中国最职业的体育经纪合作就此坍塌。五年合作,双方从蜜月到分裂究竟经历了什么,而错的究竟又是谁呢?

从最佳搭档到互相伤害 邹市明和盛力世家为何反目为仇

邹市明与盛力世家的合作,曾经令人艳羡!

撰文/徐思佳 编辑/谢凤梅 王怡薇

曾经一切看起来都很完美!顶级推广公司TOPRANK签约的第一个中国拳手、Beats合作的第一位中国运动员、参演《变形金刚4》、两次世界头衔比赛,一条世界拳王金腰带,盛力世家和邹市明的合作令人艳羡。

可就在近日,双方却先后发表声明,强烈的态度和对簿公堂的行动都在昭示着曾经中国最职业的体育经纪合作真的坍塌了。五年合作,双方从蜜月到分裂究竟经历了什么,而错的究竟又是谁呢?

蜜月期:邹市明以最快速度成为世界拳王

伦敦奥运会之前,盛力世家的老板李胜请邹市明和冉莹颖吃了一顿火锅,那是三个人的第一次见面。邹市明知道,眼前这个戴着眼镜,看起来儒雅精干的商人成功推广了申雪、赵宏博以及《冰上雅姿》的体育IP。席间,邹市明透露了自己想要打职业的想法,李胜马上回了一句:“我帮你问一问”。

李胜一直记得,伦敦奥运会男子拳击49公斤决赛的前一晚,邹市明带着当时只有1岁半的轩轩在奥运村里玩,刚好遇到了他。邹市明一把就把李胜喊住:“李总!别忘了之前说的,明天我们就聊聊职业拳击那个事儿,具体怎么操作。”李胜吓了一跳,急忙捂住邹市明的嘴,“快别想那么多了,明天可是决赛呢!等比完再想吧!”

邹市明和李胜都知道,31岁的“他”,没时间等了。

没过多久,李胜就给了邹市明一个名单,一个是美国顶级推广公司TOP RANK的老板阿鲁姆;一个是盛力世家;还有另外一个其他的经纪团队。邹市明没有犹豫选择了成功推广过阿里、帕奎奥、霍亚等拳王的阿鲁姆,经纪团队则选择了盛力世家。

从最佳搭档到互相伤害 邹市明和盛力世家为何反目为仇

邹市明与李胜

邹市明在自传《拳力以赴》里这样评价李胜:“我选择他作为国内的合伙人,是因为我觉得他和我一样,是很正直的人,所谓正,是指守规矩、正直善良。虽然在商言商,但是李胜会站在运动员的立场上思考、主动保护运动员的体育商人。对于我这样一位向来没有数字概念的人,钱多钱少倒是其次,重要的是,理念相同,三观相通。”

邹市明和盛力世家的合作一度被视为中国体坛最职业的体育经纪合作的范本。李胜出身体育世家,曾在VISA中国区做高管的他有着丰富的体育营销经验和海外推广的资源,而邹市明所从事的项目是世界上市场化最成功的拳击,加上两届奥运冠军的黄袍加身;两者的合作堪称珠联璧合。

2013年2月4日,邹市明和妻子冉莹颖两个人出现在了北京首都机场。数十家媒体前往送机,报道力度空前,邹市明一手拎着黑色的大包,一手牢牢地牵着冉莹颖的照片被刊登在各大媒体的头条。

31岁转入职业拳坛,“留给邹市明的时间不多了。”迫于这样的紧迫形势,盛力世家的海外合作伙伴TOP RANK给他安排了名人堂级别的教练弗雷迪-洛奇,并且尽量帮助邹市明选择合适的对手,让他以最快的速度成为世界拳王。

蜜月期的合作,出乎意料的顺利。两年间,WBA曾为邹市明“破例”提升排名到世界挑战顺位第三,WBO为邹市明的一场10回合比赛特设一根国际金腰带。这些种种“特例”、“绿色通道”都牢牢地刻上了“中国特色”、“邹市明特色”的烙印。

职业拳击是一项追逐财富的运动,要叩开中国拳击大门,就必须让邹市明赢下去。况且,选择合适的对手,本来就是职业拳击的规则。

邹市明如愿地距离金腰带的梦想越来越近,而从来没有做过拳击的盛力世家也在2013年签约邹市明以后,大举开拓职业拳击市场,与美国拳击推广巨头之一的TOPRANK达成战略合作。

“被逼”带伤上阵 手术后不足一个月参加比赛

前日,冉莹颖爆料经纪公司曾逼迫邹市明带伤上阵比赛,并指出眼伤始于2014年。冉莹颖所说的“被逼带伤上阵”发生在2014年6月时,为了备战职业生涯的第五战,2014年7月19日和哥伦比亚选手德拉罗萨的比赛,邹市明在美国的训练营被比自己大两三个级别的陪练一记90公斤的重拳击中太阳穴,视力受损,出现重影以至于无法接住妻子递给他的水杯。

从最佳搭档到互相伤害 邹市明和盛力世家为何反目为仇

邹市明拳台上眼睛被打肿

那场比赛之前,邹市明接受了媒体的采访,邹市明说:“当时看东西有些模糊,美国的医院说是视网膜有个小洞,很多拳击选手都会出现这个问题。美国的医生帮我把小洞补上了,但他建议我最好把这场比赛推迟,让眼睛有个恢复期。经纪公司和推广公司知道后,也帮我联系了香港的大夫,这边的大夫检查后说问题不大,所以权衡了一下,我决定还是要打这场比赛。”

从邹市明做手术的2014年6月30日到比赛的7月19日,恢复期不足20天。而据眼科医生介绍,激光修复视网膜破洞一般的建议恢复时长为2-3个月。

对此,经纪公司盛力世家在声明解释,每一场比赛都有医疗检查确认拳手可以参赛的记录,并有专业的团队进行评估。随后在声明中举例,邹市明曾在2015年的医疗检查后发现肩部鱼唇损伤。在经纪公司强烈建议邹市明遵医嘱进行手术,并联系了权威的专业医疗机构准备安排手术,同时建议根据手术恢复情况调整、推迟甚至取消之后已经在安排的比赛的前提下,鱼唇修复手术安排因邹市明方面的原因未能成行。

同年,邹市明前后一共飞了136趟航班,参与数档真人秀的节目录制。

产生裂痕:邹市明跨界大红成转折点

在这一场场被准确计算、量身定做的比赛之后,邹市明离他金腰带的目标无限接近了。

2015年3月,澳门,邹市明的第七场职业赛,对战泰国选手阿泰-伦龙,在击倒过对手一次的前提下,邹市明点数憾负。

那场赛后的采访,邹市明透露,在此前击倒过伦龙一次之后,他的团队曾在局间告诉他“不要着急,你已经领先,稍微保守一点,拖到最后就能赢了”,显然,这场重要的比赛,团队制定的战术出现了偏差。

这个结局,谁都没有“算”到。这场失败成为了邹市明“跨界”的转折点,某种意义上也成为了双方裂缝的开始。

邹市明的大众认知在《爸爸去哪儿》后达到顶峰,而这个机会也是冉莹颖主动给总导演谢涤葵打电话“推荐”市明和儿子轩轩得来的。起初,邹市明和经纪公司都很犹豫,只有冉莹颖坚持。她希望丈夫通过电视节目吸纳更多受众。“经纪公司的想法是不是一定是对的?我现在持怀疑态度。”

最终,邹市明推迟了比赛,同时一边拍摄一边坚持早起晨练,但效果出人意料的好。韩国导演称赞他是三季运动员中“最具有综艺感的一个”,节目邀约、广告拍摄、商业代言纷纷接踵而至。

2015年“轩轩”红了,“轩轩的爸爸”红了,“皇太后”也红了,红到什么程度呢?时任邹市明的助理Jamie说,过去一年,他陪邹市明一共飞了136趟航班。“我不用训练,每天都累得散架子了,更何况市明哥呢?”

从最佳搭档到互相伤害 邹市明和盛力世家为何反目为仇

参加《爸爸去哪儿》让邹市明迎来了自己事业的“第二春”

2016年1月,李胜上海的办公室,我曾和他聊了一个小时。彼时,邹市明已经参与了《爸爸去哪儿》《女婿上门了》等诸多真人秀综艺节目和晚会。

谈话间,一向话不露锋的李胜多少流露出了无力和对比赛备战情况的担心,“邹市明的弱点就是人缘太好,心也软,朋友的忙能帮就帮,能去的局都去。有些活动,根本就没有什么报酬。我们说到底只是经纪公司,只能建议、强烈建议、跪着建议他。”

除了邹市明和拳击李胜旗下还有路跑、击剑、田径、赛车、足球、冰雪等多个业务板块,资源和精力要分散在各个明星、IP身上,大多时候帮助邹市明处理生活和商业代言业务的只有助理一人。根据盛力世家的员工回忆,冉莹颖对公司的成见主要源自于公司对邹市明不够重视、包装和推广不够,甚至到了后来,在一定范围内宣称公司拖欠他们费用。而学习经贸出身的她也的确出面为邹市明争取到了更多的媒体曝光和商业代言。邹市明从盛力世家“解约”后不到一年,冉莹颖就为邹市明谈来了夏普、贵阳万科、陆虎、卡拉宝和诸多综艺宣传活动。

从最佳搭档到互相伤害 邹市明和盛力世家为何反目为仇

一份声明和一纸诉状 近千万欠薪双方对簿公堂

“无论成败兴衰,身边的爱人总是成本最低、信赖度最高的合作伙伴”,邹市明这样描述他和冉莹颖的“合作关系”,况且,冉莹颖一直是一个事业心很强的女人。

2016年11月5日,邹市明在盛力世家和TOPRANK的帮助下在美国成为WBO蝇量级世界拳王金腰带的得主。而在此之前,2016年8月24日,邹市明以500万资本注册成立了莹皓(上海)体育文化发展公司;12月2日又以1000万的注册资本成立了邹轩(上海)体育文化公司。2016年9月9日,邹市明的个人工作室认证号“邹市明工作室”发布了第一条微博。而邹市明工作室的微博账号,正是邹轩(上海)体育文化公司宣传部门运作的账号。

这一系列动作可以看做邹市明意欲“单飞”的信号,而据邹市明团队的初始员工透露,在拿到金腰带之前,他基本打定主意要单飞,并进一步组建团队。

从美国载誉归来后,双方还曾以合作的方式共同亮相,2016年11月10日,盛力世家宣布邹市明将以赛事联合推广人的身份加入旗下的拳力联盟联赛。

矛盾的激化与被曝光始于世界拳王金腰带的卫冕赛,2017年初,邹市明正式向盛力世家表达了解约的意愿。

在邹市明成为世界拳王后,TopRank老板阿鲁姆已为邹市明计划好下一战的具体档期,日期为2017年4月1日,地点依旧在中国澳门,而后因为双方未能达成共识而被推到了自由卫冕期的最后期限——2017年5月6日,但邹市明仍未能确认出战。

5月18日,邹市明在36岁生日会上宣布,自己的WBO世界拳王卫冕战将于7月28日在上海举行,承办方正是邹轩体育,盛力世家与Top Rank方面均无人出席。

随后,盛力世家也开始启动了法律程序,在邹市明的备战期,也就是7月28日的比赛之前,要以单方面解约为由起诉邹市明。根据司法公开平台的信息显示,双方的委托合同纠纷案件原定于8月25日在上海徐汇区法院开庭,而后因故取消。

从最佳搭档到互相伤害 邹市明和盛力世家为何反目为仇

邹市明卫冕战失败,泪洒拳台

12月5日,邹市明在微博发表公开声明,指出在比赛期间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外界干扰。声明所说,正是指与盛力世家的合同纠纷。同时有媒体推断,声明提到的赛场上总有人暗动手脚,则是指原TOPRANK的员工,现WBO亚太区主席里昂,因其参与了比赛监督,并在判罚tko时是否完全确认了邹市明的意图方面,有其他看法。

关于合同纠纷,双方各执一词。邹市明团队曾公开发文解释:“原合同3年的合约现已期满,就原合同中关于+3部分的约定,由于合同履行过程中存在部分问题,同时涉及到一些未来具体的规划,双方还在进行探讨,对于盛力世家,我们始终怀着感恩的心态。”

昨日,盛力世家也发表声明表示,双方经纪合同始于2012年底,目前仍在有效合同期内,他们作为邹市明一切体育及相关活动全球范围独家、全权代理经纪公司。认为邹市明私自与邹轩(上海)体育文化公司签订比赛协议违反了合同。

此前,冉莹颖爆料盛力世家拖欠邹市明近千万元的欠薪也成为了双方争执的焦点,盛力世家并没有解释细节,仅表示相信最后的法律判决会澄清事实真相。而邹市明方面的态度同样坚决,据知情人透露,邹市明也将就千万元的欠薪将原经纪公司告上法庭。

人设崩塌:倒在妻子亲手搭就的拳台 过度炒作让夫妇备受责难

创办新公司以来,目前举办的最大的赛事就是7月28日邹市明自己的卫冕赛。结果那天冉莹颖怎么也想不到,她最爱的男人竟然倒在了她亲手搭就的拳台上。

从最佳搭档到互相伤害 邹市明和盛力世家为何反目为仇

邹市明卫冕战是冉莹颖和她的团队一手操办的

赛后WBO官员在回应邹市明团队的申诉中明确指出了他们在主办赛事上出现的重大纰漏:由于局间洒水过多,导致邹市明三次滑倒在拳台上自己的角落,任何一次意外滑倒对体能的消耗都是巨大的,如果没有连续滑倒,比赛也许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由于拿到WBO的赛事认证较晚,冉莹颖仅有22天的售票时间和两个月的招商时间。尽管这场比赛达到了中国国内拳击比赛的最高上座率,东方体育中心已售出近1万张门票(不含赠票),而门票价格从最低的388元到最高的2880元不等;夏普成为本次比赛的冠名赞助商,而功能性饮料卡拉宝和邹市明的长期赞助商安踏则成为主要赞助商。但是据冉莹颖透露,除去高额的运营成本和拳手的出场费外(主赛邹市明1000万;复赛选手1万-2万),这场拳赛仅仅是收支平衡。换句话说,最后夫妻俩能够得到的仅是邹市明1000万出场费的税后部分。

“从我们成立这三家公司之初,到现在为止,我没有用过一分别人的钱,全是我们在往里面投入。”冉莹颖曾对腾讯体育表示。

邹市明和冉莹颖公司目前拥有经纪部、品牌部、媒体部和赛事部四个业务部门,公司员工20余人,多为90后。除了邹市明和冉莹颖的个人经纪事务之外,旗下还签约了14名年轻的拳手,这些拳手在今年参加了一些职业赛事,但级别不高,仅有少量出场费回报,目前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仍来自邹市明和冉莹颖夫妻。

在邹市明原本的计划里,他在未来三年中增设20家拳馆。其中,第一家位于浦江边,一块占地超过1万平米拳击体验馆,原定在今年7月建成投入使用,据邹市明新公司的员工介绍,新场馆预计明年3月后才能投入使用。

离开了经纪公司羽翼的邹市明,第一年并不好过。

究竟谁错了?

除了邹市明,盛力世家在拳击领域的投入都很难看到回报。相比于西方成熟的职业拳击收益体系(赞助+门票+转播权+赌场),中国的职业拳击仅仅能够依靠赞助和门票而纵观中国拳坛能够盈利的也唯有邹市明一人。

2017年邹市明“解约”后,盛力世家在拳击产业的投入也随之缩减,目前,旗下已经没有经纪约的拳手,仅以赛事推广人的身份为拳手提供平台。

已经36岁的邹市明在拳坛继续征战的同时不得不为自己的下一步找好出路,实际上,职业拳坛不缺“单飞”的例子。早在2006年,“钱先生”梅威瑟曾自掏腰包75万美金买断与阿鲁姆的合同。当时梅威瑟声称,“这种合同捆绑和卖身契没有两样,拳手的钱都被推广人榨干了。” 从此,梅威瑟恢复自由身,从比赛推广、商谈对手到场馆安排均由自家团队掌控,在一定程度上促使其成为体坛第一吸金王。

四年前,邹市明第一次踏上阿鲁姆的私人飞机前往美国观摩名人堂时,他和金童霍亚坐在一起,霍亚一直是冉莹颖十分欣赏的拳王,极具商业头脑“输掉五场比赛仍能红透美国”。在霍亚单飞“金童推广”公司的成立过程中,TOPRANK的阿鲁姆曾出过不少力。不过,霍亚和阿鲁姆的关系却在2004年时闹得很僵,也曾对簿公堂。

历经125年的职业拳击被称为商业化最成功的职业体育之一,之所以这项运动能在西方实现高度的职业化、市场化,源自于规则的限制。1999年,美国参议院以全票同意通过了保护拳手的正当利益;防止大牌经纪人控制和欺诈拳手,以及防止“黑手”操纵拳击比赛的《阿里法案》,《法案》命令禁止比赛推广人同时兼任拳手的经纪人、推广人。

但在目前的中国拳击市场,经纪人与推广公司几乎混为一谈,拳手位于最底层,普通水平拳手仅能赚到5千-1万的出场费,顶尖水平拳手也不过几十万。

从最佳搭档到互相伤害 邹市明和盛力世家为何反目为仇

从外界看来,邹市明和盛力世家此刻站在了事实的对立面上,但从中国职业拳击发展的基础来考量,双方所经历的似乎又是一种发展中的必然。

盛力世家算是第一个以西方的规范化操作理念运营拳击市场的公司,李胜一直倡导赛事的推广权、拳手经纪权、比赛和裁判的认证权“三权分立”。而邹市明和冉莹颖分别以法人的身份成立两个公司,也是学习了职业化的美国经纪制度,分别担任经纪人和推广人两个角色。

从外界看来,邹市明和盛力世家此刻站在了事实的对立面上,但从中国职业拳击发展的基础来考量,双方所经历的似乎又是一种发展中的必然。

电影《后会无期》中说:“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在等待法庭的判罚揭晓、事实水落石出之前,我们更希望邹市明能够早日康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arahxie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
热门视频
热门专题
视觉焦点
龙8娱乐官网亚虎国际龙8国际齐乐客户端
优乐官网齐乐娱乐在线优乐娱乐龙8娱乐城
优乐官网亚虎国际龙8国际龙8娱乐老虎机
龙8娱乐官网龙8娱乐官网下载龙8娱乐平台网站齐乐客户端
优乐官网齐乐娱乐在线优乐娱乐龙8娱乐城